被被的花床单

是个固执的人呐,不曾于噩梦中惊醒,未察觉眼前都是错觉。

审神者自设
晚点补充设定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这其实是个女的
就当是天使吧_(:з」∠)_

来一发儿子和女儿
天空之女和大地之子
晚点补设定_(:з」∠)_

「刀剑乱舞x阴阳师」原谅我只是个小姑娘04-06(晴明转世,翻墙撩妹

ssr属于网易爸爸,ooc属于我。
原著加手游混搭_(:з」∠)_

嗯,多谢观看。

4

一场秋雨刚过,庭院潮湿的水汽依附在衣摆上,使衣服沉重起来。源博雅在门口喊道“晴明,我进来了。”就跨过了门。说是门,也只是一个形式上的豁口。嵌在大唐样式的围墙上,齐胸的地方绘制着花纹,顶上有装饰瓦顶。这样的墙让人想起寺院,实际上跨入其内的时候,却感觉好像踏入了荒野。

源博雅打量起院子里的草木。这是安倍晴明的居所,但这个人却并不打理他的庭院。任由花草生长,细看时,又觉得并非如此。其中仿佛暗含着什么奥妙。正感慨间,有萤光一闪而过。放了视线过去,那里不知何时站了一个小姑娘。华美的十二单出现在幼女身上却不觉得不妥当,萤萤光芒从她拢起的袖中落下,缀满花片的发稍作俯首,女童对源博雅做出邀请的姿态,“大人已经恭候您多时了。”

果然,晴明正坐在庭前,仿佛薄施了胭脂的朱唇带着笑意。一身蓝色的狩衣,深蓝色的底子,金丝绣的边和花纹,一举一动都极尽风雅。对于他来说,谈吐和歌雅乐,是如同呼吸般寻常的事情。不过正是这样一个看起来十分适合出现在高雅场所的人,并不喜欢那种场面。

或许这就是源博雅和安倍晴明相结识的开始吧。源博雅是个武士,拥有着爽快率真的直性情,和晴明倒是正合得来。

“晴明,你怎么这样悠闲。”源博雅不客气地站在安倍晴明身前,呼吸稍有些急促,看起来是赶着过来的。

“博雅,你来的正好,陪我喝一杯吧。”安倍晴明单手围着琉璃杯,捻起不知何时飘来的树叶轻笑道。

“晴明!我不是来找你说这个的……”

“不喝吗?”

“……”

“喝吗?”

“好吧。”

于是源博雅就坐下了。

“不论何时喝酒都正好。”安倍晴明与源博雅二人各拿着一只琉璃杯,杯中盛着西域的胡酒。剔透的红色在琉璃中流转,醇厚的甜度与香鱼也很合适。

“说起来,我值班的时候听到有人讲起芦屋道满。”源博雅开口道。

“哦?”

“然后不知为什么就说起了京都最厉害的阴阳师。”

“呵呵。”

“如果说谁是最出名的阴阳师,大家都说‘当然是晴明了’。但是对于谁是最厉害的,有人就说起芦屋道满。认为他要更厉害。”

“那就让他说去嘛。”

“但是,晴明。”源博雅直视安倍晴明的双眼,清澈的、带着一丝较真的意味的眼睛看起来十分严肃,“这事传到圣上的耳朵里了。圣上还戏言说‘让他们俩比一场不就知道了’。有人立马就说要请你来。我今天才知道,你答应了是吗?”

“是的呀。博雅。”

“但是那只是句戏言呀。晴明,你不必真的应下呀。”

“圣上想看我们比试,那就给他随便耍两下嘛。”晴明呷了一口酒,朱唇旁的笑意微微加深。

“好吧。你不准备一下吗?”

“准备什么?”

“比试呀!而且就在今天下午。”源博雅欲言又止,上次前往芦屋道满的住处时,看到的毒蛇和蝙蝠尸体还令他心有余悸。况且晴明也说过那家伙是只要给出报酬就什么都会做的人。

“既然如此,那我们走吧。”安倍晴明站起身来,拍手召来侍女。同样是非常华美的十二单,这次是穿在一位面色苍白的女子身上。过于白的肤色和过于黑的发让源博雅不禁多瞧了两眼。不过他此时并不关心这个。

“去哪?”

“去比试呀。我想那家伙一定已经准备好啦。”安倍晴明称圣上为“那家伙”的事,源博雅早就已经习惯了,现在他已经不会去纠正晴明了。只当是没听到。

“你不准备吗?”源博雅忍不住问道。

安倍晴明看着源博雅,在对方不解的视线中从他的肩膀上拈起一根发丝。

“我拿走你这根头发,可以吗?”

“你拿去就是了。有什么用吗?”

“不是你说的吗?”安倍晴明对源博雅笑了笑,将发丝打了个结收起来。“这就是我的准备啦。”

源博雅被弄得一头雾水。但是晴明已经向门口走去了,源博雅只好跟上。

刚才被召来的侍女手中握着一把白色的细剑,源博雅瞧出这并非从未握过剑的闺阁女子。他想开口问晴明,可是对方马上就上了牛车,然后向他招呼,仿佛怕他反悔不愿同去似的。源博雅只好先把问题憋回肚子里,上了车还忍不住掀起帘子看。这是他出于一个武士的直觉,他总觉得那女子握着剑是有事情。

荒草丛生的庭院里,一个人也没有。

是式神吗?源博雅暗想。回过神来,晴明正看着他。

“怎么了?”

“不,没什么。”

 

源博雅就这样失去问他的机会了。

 

 

 

5

安倍晴明与芦屋道满的比试。令许多闲的没事干的贵族们十分好奇,仰慕于晴明端正样貌的女官们也在一旁设了席位,拉了帘子观看。站在大堂中央的安倍晴明仍带着那抹令人捉摸不透的笑意,一旁的芦屋道满也只是看着晴明,对这些举手抬足之间就可以影响京都的人毫不在意。

“那么,请开始吧。”一个大臣说道。但两个人都没有回应他。

“今天天气真不错呀。”芦屋道满笑嘻嘻地说道。贵族们闻言往外看去,那一方湛蓝的天空上正飘着一朵洁白的云,看上去的确令人赏心悦目。

“可惜云离得太远了呀,再近些就好了。”芦屋道满露出他暗黄色的牙齿,干瘦的手向云招了招。

源博雅也紧张地向外看去,他背脊挺直,双拳紧握,眼睛紧紧盯着那朵云,本应飘远的,却慢悠悠靠近了大堂的云。洁白的云丝毫不知下方紧张的气氛,悠闲地飘进了堂内。

“有了云,就要下雨。”芦屋道满依旧笑嘻嘻地说道。云朵慢慢变了色,细密的雨丝落了下来。源博雅感觉因为紧张而冒出的汗被这雨给抹去了,清凉的雨丝消去了秋天的热气。

“雨是会越下越大的。”芦屋道满说道。那云马上开始电闪雷鸣,豆大的雨点噼里啪啦地掉下来,打湿了源博雅的衣衫。堂内很快积起了水,眨眼的功夫,水就漫过腰了。

贵族和女官都惊叫起来。“水要漫上来啦!”

源博雅也站了起来,但他没有跟着向外跑,在及膝的水中迈步快速走向安倍晴明。

晴明仍是云淡风轻的模样,叫源博雅内心焦急,又不知如何开口。见他走过来,还稍微有些惊讶。

“博雅,你带着扇子吧。”

“嗯。”最近圣上喜欢大唐字画的扇子,于是就在贵族中流行了起来。源博雅也有一把。

“把它给我。”源博雅把扇子交给晴明,这时水已经漫到腰了。

“好了,比起看着我,你还是去照顾一下惊慌失措的姑娘们吧。”源博雅顿时就急了起来,这时晴明还有心情开玩笑。虽然他不担心有晴明在场的时候会出事情,但今天总是觉得心慌。好像会出事似的。这种莫名其妙的预感让他很焦虑。

芦屋道满嘻笑了两声。源博雅这才注意到人们因为慌乱而纷纷站了起来,想要往外走去。他连忙上前帮着维护秩序,以防有人摔倒被踩到。

“有了雨,怎么能没风。”安倍晴明朱唇带笑,拿起那把源博雅给的扇子轻轻一扇。乌云顿时就消散了,跟着雨也没了,室内亮堂起来。源博雅看了看自己的衣服,是干燥的,刚才的雨好像做了场梦。

回过神来的贵族们大感惊奇。这就是阴阳术吗?这可比树叶压死青蛙要令人害怕多了呀。

芦屋道满只是笑着没有答话。

“请给我准备一块屏风,还有笔和砚。”安倍晴明说道。

屏风很快就准备好了。安倍晴明拿起笔在上面画了一条线。

“这是海。”看上去的确是像海平线。

“起风了。”晴明拿着扇子扇了起来,海面起了波纹,逐渐越来越大,越来越汹涌。

“海水要冲出来了。”汹涌的浪潮拍打而来,离得近些的人感到有水打在自己的脸上。源博雅知道那是幻术。虽然如此,海水冲向圣上的时候他还是忍不住站了起来,皱起了眉头想要责怪晴明为什么要惊吓圣上,又碍于场合不能出口。毕竟这是在众人面前呀。

海水没能冲到圣上的身上。芦屋道满拿起一个小葫芦,水都被吸了进去,到最后,屏风上只剩一条黑线了。

源博雅松了口气,提着的心也放下来。晴明真是太乱来了。他现在只希望这斗法快点结束。

 

安倍晴明地院子里,源博雅正在和晴明喝酒。从他苦思冥想的样子上可以看出他正在思考刚才斗法的最后,为什么会有萱鼠从柑橘里跑出来。

“晴明,你一定要给我说清楚。”

“嗯?什么?刚才的结果吗?”

晴明面带笑意,漫不经心地喝着酒。

“这真是太奇怪啦。道满说‘有十二只萱鼠’的时候我还以为你要输了,结果你说‘是四只大桔子’,开出来就真的是四只桔子了。你知道那时辅佐大臣的脸色十分奇怪吗?”

“是因为猜测的箱子是他准备的吧。”晴明说着,深蓝色的眼睛看向博雅,后者还在思索,眼睛瞥向一旁,并不精致的五官在渐暗的天色里显得朦胧而微妙。屋内的光透出来,轻飘飘的落在他的脸上。因为看的有些专注了,所以略带些暗红的眼睛突然转过来的时候,晴明还稍微受了点惊吓。

“我就说你肯定不会不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辅佐大臣叫人抓了那些萱鼠剖开来一看,里面竟有一尊金子做的雕像。”

“是嘛。”

“咦,晴明,你看起来有些奇怪。”

“怎么奇怪了。”

“不知道,就是觉得奇怪。”

源博雅耿直地回道。

晴明移开地视线又落回博雅的脸上。

“恐怕我说了你也不会懂。”

“你先说。”

“就是,咒。”

“咒?”

“对,刚才你对我下了咒。”

“晴明,你不要开我的玩笑。”源博雅抱起胳膊,嘟嘴有些恼怒。“光是听你讲咒就很头痛了,我怎么会下咒呢。”博雅觉得晴明是故意逗他。

“博雅,你不是正要和我说那十二尊雕像的事吗?”见博雅这么说,晴明微笑起来。

“哦。那十二尊雕像正是辅佐大臣本来准备的东西,但是有一尊怎么也找不回来了。”

源博雅说着,忽然眉毛又挑起来。

“不,你不要想糊弄过去。你刚才说的咒是怎么一回事。”

“你在不知不觉中对我下了咒嘛。”

“这不行,我根本不明白。”

“我和你讲过的吧?咒其实只是个说法,其实有很多种形式,比如言语啊,意志啊,都可以给人或物下咒。就像今天的斗法,道满就是用语言下的咒,让你们认为屋内下了雨。我就是用画和语言。”

“这我倒是记得。你说过最短的咒是名。”

“对,和那个差不多。咒是因为有人而存在的。你觉得我奇怪,是因为你给我下了咒,让我变得奇怪。所以你不明白也没关系,你只要知道你下了咒就好了。”

“哦。”

“就好像我的式神。”

“你的式神?”

“我给他们下了咒,于是就变成了我的式神。”

“不不,我要问的不是这个。”

“是什么?”

“我问你,我怎么会下咒?”

“这正是博雅你的强大之处呀。我驱使灵是需要咒的,而你不需要,你本身就可以驱使灵。”

“等等,怎么又和灵有关系了?”

“灵和咒其实也是差不多的东西。”

“不,我不想听。”源博雅苦着脸捂住了耳朵,但晴明地声音还是传了过来。

“……灵就是神明的咒。神明是因为人给的咒而存在。可以说没有人就没有神。所以说灵和咒是差不多的东西。”

“晴明,回到最开始的话题去吧。”源博雅抱着胳膊,一阵乏力。

“什么?”

“我说,你今天怎么那么奇怪了。”源博雅无力地喝了一大口酒,“你好像有点着急,平时你不会这样的呀。”

“博雅,你真的想知道吗?”

“嗯?想知道呀。”源博雅十分老实的回答。

“那好吧。”

安倍晴明抱住了源博雅。

“晴明、怎么了呢?”源博雅有点吃惊,他顺势抱着晴明,但并不知道接下来该做什么。毕竟,晴明从来这么突然地靠在他身上。以往——他和晴明一起去处理妖怪的时候,只有晴明会把他拉离险境,一直以来晴明都很可靠。今天这样,真是太突然了。

“别说话。”晴明的声音从耳后传来,源博雅不禁坐直了身子。难道是出了什么事吗?

庭院里静悄悄的。偶有秋虫鸣叫一两声,很快消失在草丛里。月亮才升上来,如玉的月色落在琉璃杯里,淌在晴明银子般的长发上。晴明地身体并不是很暖,但抱的久了也有温度逐渐靠过来。这让此刻在博雅怀里的晴明变得真实了起来。源博雅总觉得这男人就跟云彩一样变幻莫测,抓也抓不住。真的触碰到温度,才觉得是活着的。

“晴明,怎么了呀。”源博雅等了好一会儿,身子都僵硬起来,也没有什么奇怪的事情发生。他轻声问道,晴明却一点反应都没有。

源博雅原本的不知所措立刻被紧张所替代,他推开晴明,借着月光和室内的光线细细瞧向他的脸。鼻梁挺拔,薄唇如施粉黛,带着若有若无的笑意。细微的呼吸声均匀而平稳。

这家伙居然是睡着了。

源博雅哭笑不得。

今天的斗法果然还是很累的吧。源博雅想,手松了力道之后,晴明的头落在他的腿上。算啦,就当是陪他喝一晚上的酒了,这样的事情也不是第一次嘛。

虽然这么说,源博雅从来没有在清醒的时候见过睡着的晴明。

他稍微调整了坐姿,让晴明可以靠的舒服一些。

在他自己也没有察觉的情况里,源博雅握着酒杯,眼睛一直都看着晴明。暗红色的眼眸里,是如同轻纱般的月光一样的温柔。

 

仔细想一想,我源博雅也是很可靠的嘛。

 

微微有些醉意的源博雅想着乱七八糟的东西。

 

明天一定拿这事狠狠地嘲笑他。源博雅想,脑子晕乎乎的。总是说咒啊名啊的,就不能直接点吗这可恶的家伙。

 

源博雅抱着胳膊,头慢慢低下来。即使是睡着了也分毫不动,腿上的晴明脑袋也稳稳当当地一动不动。

 

今夜的月亮,很不错呢。

 

 

 

7

“晴明大人……”蜷缩在童男怀里的童女说着梦话,听到妹妹的话,童男只是紧紧地攥着手中鸟儿形状的剪纸,仿佛那里积蓄着全部的力量。抱着妹妹的他神色凄楚,摇摇晃晃的站起来,细小的身子单薄脆弱得好像一片落叶。他拼尽全力抱紧了童女,小女孩儿的脸滚烫,烧红的脸颊闷在童男的怀里,轻微地咳嗽起来。又因为乏力,声音也微弱地仿佛随时都会消失。

“哥哥……好难受……我想晴明大人了……”童女睁开眼睛,亮如晨曦的橙色眼眸此刻如夕阳摇摇欲坠,勉强凝聚起的焦点在迷糊的神智中漫起了水汽。

“别担心,很快就可以看到了。”童男低声安慰道。低沉的嗓子因焦躁而沙哑,象征着身份的羽衣的暗淡无光,失了灵气的羽毛只是无用的累赘。童男费力地抱着童女向记忆中的居所行去。一天前晴明要他们外出取一件东西,半天后他们发现联系不上晴明,两个小时前他们在京都郊外遭遇了阴界裂缝的突袭。情况尚且不明,保命已是勉强。已近京都却不觉晴明的气息,结界倒尚且安稳,却让人更不敢松了气。

现在童男只在内心祈祷,晴明家没有事。否则被阴气沾染高烧的妹妹,就很危险了。

他拖着步伐走向晴明地房子。在踏入结界前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穿过门上的灵力。

一个穿着狩衣的人在院中孤立。

静悄悄的庭院,没有半点人息。

童男压住心头的疑问,现在是妹妹的伤要紧。他走向那人,牵动了草叶簌簌,也惊起了那人的反应。

挺拔的鼻梁,如薄施粉黛的朱唇。肤色净白,总带着若有若无的笑意。眼神清澈,衣冠整齐,白发在身后束了发带,两袖上的羽衣飘飘,抱着一只两尾的白狐狸。

这是晴明的模样,那眼神他绝不会忘记。

可这纤细的身形,束腰的和服,分明又显示着。

这是一位女性。

 

童男当场就蒙了。


ps:晴明与道满的斗法部分来自阴阳师原著,多谢网友提醒。

「刀剑乱舞x阴阳师」原谅我只是个小姑娘01-03(晴明转世,翻墙撩妹

之前发过一篇呢太仓促就给删了重写
也不算au这个转世呢其实也只是晴明的一个赌约
cp呢可以算晴明x博雅,还有all审神者的亲情向,和腐向
晴明为什么要爬墙?这边撩遍平安时代一枝花,撩完我就滚回家多没面子
虽然换了个名字代入晴明大概也可以?我就是想写性转梗又怕ooc咋的
然后,多谢观看

戳这阅读←

证明一下我还活着
不知怎的就入了这邪教cp
欢迎同好来品尝(ಥ_ಥ)

涂个小短漫♡
画面有点崩。本来是想画狐崽和神乐的糖,一不小心就变成狐崽被博雅揍了。所以说哥哥大人都是很担忧自己的小妹妹被怪蜀黍拐走的呀~
怨念的跳跳哥哥冷漠地砸下了棺材。
阿崽挺住!阿妈去叫萤草了!

阴阳师x刀剑乱舞的世界观设定

先说好,全部都是个人设定,没有事实依据,就是单纯的为娱乐性故事写的相对合理的框架。

阴阳师的平安时代
讲的是存在于平安时代的真实世界中,阴阳师与魑魅魍魉的恩怨情仇。
召唤时式神以纸人为媒介,以阴阳师可提供的灵力为基础显现,能力强弱与纸人承载的念有关,持续时长以阴阳师的灵力为准。
在妖怪盛行的时代,世界仿佛永远不会改变。为了维护阴阳两界的平衡,闻名京都的阴阳师安倍晴明,在其好友源博雅的帮助下,建立了阴阳师学堂。民众从中学习基本妖怪的知识,拥有灵力基础的人则经过测验和培训成为见习阴阳师。
在拥有属于自己的式神前,可借由晴明大人留下的独有符文,召唤与晴明大人有着协定的强大妖怪。这类符咒可以大量制造,但使用时同一时间只可存在一只。即一人使用召唤了姑获鸟,另一人不可再召唤出姑获鸟。直到第一人灵力耗尽使姑获鸟失去支持而消失或请姑获鸟先结束召唤时,才可以再次被召唤。也就是说,召唤出来的式神有存在时限,时限以阴阳师的灵力为准。
因为咱游戏也才玩没多久,不知道后面剧情怎么样,阴界裂缝有没有修复,所以设定就是裂缝虽然得到了安倍晴明的维修而有所减小,但结界终有被打破的一天,阴阳师就是为了守护结界安全,维持阴阳界平衡,还有防止世间妖怪伤害人类而存在的。
灵力来源有三种,一是家族血脉传承,也就是灵力世家。在当时的时代拥有灵力的人几乎都在贵族家中,就算是平民也会因为有灵力而成为贵族。所以可以说先天有灵力者来自贵族阶层。贵族与神明签订契约,贡献祭品,来得到灵力。
二是机缘巧合的血脉觉醒。这和普通人中有一部分人是远古妖神的后代有关。例如安倍晴明大人,就是有着狐神血脉的人类。只要还有一丝稀薄的血脉,在特殊情况下得到激发,就会拥有强大的灵力。有极少部分人生下来就已经觉醒。远不如贵族的血缘传承稳定。
三是来自异界的阴阳师。异界的人完成阴阳师的仪式,再通过召唤法阵就可以来到京都。作为人被召唤除非是妖变,阵法逆运行之后就会使异界之人获得灵力,拥有阴阳师最基本的条件。最初获得的灵力多少取决于仪式完成度,也与成长值有关。
其他的方法还没有记载。
平安时代最强大的阴阳师安倍晴明,已逝。死因不明。故事进行的时间是阴阳师学堂建立数十年之后,体系已经相对成熟和完善了。
每一个阴阳寮都是一个个体,分散在各地。虽然看起来好像有了完整的教学策略和更多的人,实际上真正的阴阳师还是非常稀少。所以并不一定能遇到另一个阴阳师,更多的是从旅人口中听到传闻。
阴阳师虽然有学堂,但阴阳师本人的身份并不公开,除非自己出人头地,别想指望学堂帮你包装联系城镇。
主角因为是穿越到游戏中,所以能看到游戏数值,就像把世界数据化,不需要老到的经验就可以判断式神和阴阳师的强弱。
京都是阴阳师密集的区域。每个阴阳师都有一个传送法阵,以便可以随时赶往京都。
得到ssr的方法从拼手气运气欧气,变成得到ssr妖怪的认可,更难了。
许多妖怪都有唯一性了。但是不用怕,子孙后代造福千万阴阳师。因为阴气而异变的妖怪就会不止一只。差不多就是n和r这样的。

刀剑乱舞
和游戏设定基本一致。除了主角是本人进到游戏中之外,其他的审神者是游戏玩家的意志体现。不知道真实世界的事情,但是是真实意志的代行者。
因为主角的真实世界和平安世界有了联系的缘故,主角好友的意志代行者在平安时代击退时间溯行军时,遇到了还是阴阳师的主角。
后来主角在真实世界接受好友的安利玩了刀剑乱舞,才成为审神者,并随着感情的加深陷入了本丸和阴阳寮倒时差存在的生活。

其实就是满足私欲的故事啦。
文案不稳定更新中。

【阴阳师x刀剑乱舞】【日常向】文案(1)

关于沉迷的两个游戏x
脑洞太大私设请不要介意x
_(:з」∠)_这只是文案
——————————————————
1
   无尘的气浪伴随遥远的轰鸣从狭窄的走道中喷涌,侍从站立不稳一个踉跄险些扑倒。他抓着边上的电缆支撑身体,以免被身前断裂的玻璃隔断刺到。活到现在已经是万幸了,如果因为不小心撞上这些残破的东西而致死,一直自诩是大小姐安全可靠的保障的他可不能接受。
    侍从稳定了一下平衡,抬头向站在房间尽头的人看去。在明亮的光线下可以看见他被兜帽遮住的额头上有一道很深的伤口,流出的血沿着他的眼角染红了半张脸,他不停地喘着气,粘稠的血也不断地随着呼气从嘴里涌出来。他一边试图让自己的呼吸平稳一些,一 边慢慢向前走去。他的身后有很多横倒在地的人,血从他们的身体里浸出来,乌泱泱的一片,没有半分光泽。
    “你可得想好……这条路一旦选择就没办法回头了……”他缓了缓气,尽量用轻松的语调说话,可此时不同以往的状况,让他作为侍卫的本职优先于大小姐的随从身份,他是最后见到大小姐的人了。此刻说的话,是代表了大小姐的长辈。
    “还有那些责任也将一并……”他还想说些什么,少女已经开口。
    “我意已决。”她说。
   “咳咳。”侍从忽的笑起来,少女回过头看他,齐整的刘海下是一双上挑的杏仁眼,如同金秋枫火的赤金眼眸目光定定,她抿唇看着,欲言又止。
   “当初的小鬼也长大啦……也好,就让我送上最后的力量吧。”侍从轻咳着,余光扫视着边旁的尸体。
    少女以为他指的是最后一次的守护,向他略微点头,转回了脸。心中默念着熟记的咒语,注视着显现在指尖的长脚蜘蛛慢慢爬进面前墙上的符号里。
    “长生啊。”侍从感觉四肢的力气在慢慢流走,生命流逝的速度赶不上眼前大盛的光芒,他用力旋转了一下扎在心口的刀柄,难以言喻的绞痛让他全身的肌肉痉挛起来,他咬牙,涣散的瞳光温柔地看着前方。
    “我不知道为什么你要这么坚持,但既然你喜欢,去做就好了。” 
  赤金瞳中划过一丝错愣,千叶有些茫然地看着迅速流失生命力的侍从。她想要过去检查一下伤势来确认自己眼见是否真实,阵法已经启动,她的身体无法移动。
   从进入这里开始不曾有过波动的冷漠面容开始崩溃,眼泪不停地流下来,一股巨大的无力感充斥在千叶的心中。被她封锁起来的感情在这一刻爆发,她泣不成声。   
“要做,就要做到最好的……”侍从的声音已经很微弱,千叶还是能清晰地听到。从阵法启动到结束只有不到十秒的时间,千叶看着最后的侍从在眼前失去呼吸,这几秒如同一千万年那样漫长。
    父亲也是这样。一直都摆出一副大家长的样子,从来只对她以继承人的身份苛刻要求。对于她想要成为阴阳师的愿望更是严格反对。她所有的努力,一切的学习,都是为了成为一个并非非她不可的象征。这种期待让人喘不过气,她偶然发现了成为阴阳师的方法后,就开始萌生退意。
    但是她并非这般软弱的人。她绝不是会轻易放弃和退缩的人。对阴阳师的沉迷,实则是重压之下的发泄方式。
    如果父亲能不要那么果断,她说不定现在已经在帮父亲打理家族事务了。如果父亲能不要那么温柔,在她正对阴阳师着迷的时候突然地宠溺起来,突然放轻了对她的压力。
    如果她能早一点知道就好了。她就不会因为父亲说“既然喜欢就去做。既然做就要做到最好。”而下定了决心,进行成为阴阳师前最后的修炼,把自己的感情封锁起来,为了阴阳师的大义而培养出了这些毒虫了。   
    该庆幸重要的人还没有被波及吗?不是的,她第一天养出这些东西的时候,就决定了她再也不能和亲人在一起了。她的身上带了毒,除了这些小虫子,没有人可以接近她了。因为这些虫子,这个地方,这个存留了成为阴阳师的最后的秘密的研究所里所有的人,都已经死了。
    她的侍从们,父亲的宠爱,也全部没有了。
    阵法的光芒一点一点吞噬了千叶。她流泪的视线模糊着,封锁感情的咒语被打破,从有情到无情,再到有情。她的父亲,跟随她长大的侍从,实现了最后的仪式。千叶长生,为了成为阴阳师,从这个世界永远地离开了。